凯时人生就是搏

当前位置: > 凯时人生就是搏 >

容国团:“搏”是人生的底色

时间:2022-02-01 19:39    作者:admin     点击:

  颁奖典礼上,当主持人大声念出“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的名字的时候,出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位面容清癯的老妈妈黄秀珍——容国团的遗孀。尽管我们的冠军已经去世多年,但是现场的人们还是把对英雄的敬仰和追忆化作热烈的掌声,献给了年过古稀的黄秀珍,她的登台,让人们将目光再度聚焦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

  容国团的一生,只有匆匆31个春秋,实在短暂。但作为中国乒乓球以及中国体育史上首个世界冠军,他的名字永垂史册。而他那句“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的名言更是须臾不曾消逝,半个多世纪以来,这句铿锵的豪言始终在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运动员为国争光。

  1945年,容国团的父亲容勉之从广东到香港当海员,容国团于1948年2月进入香港慈幼学校读书。

  窘迫的家境让容国团中途辍学。15岁那年,他成了香港东区一家渔行的童工。有志气的容国团没被穷困的生活压垮,因为父亲是海员工会会员,他得到了去工联会俱乐部练乒乓球的机会。

  正是那段时间,容国团球艺得到飞快提高——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练球和钻研技术上,天资的聪颖和刻苦的努力,让他很快成为了香港的顶尖球员。

  1957年2月,全港乒乓球锦标赛举行,容国团与伙伴一举夺得男子团体和单打、双打3项冠军,声名大振。1957年4月,日本乒乓球队访问香港,容国团以21∶19、21∶13连胜两局,在一片惊叹声中,将世界冠军狄村拉下马,爆出了一个大冷门。从此,容国团这个文质彬彬的“瘦高杆”,成为了香港家喻户晓的乒坛明星!

  然而,受父亲的影响,容国团一直对祖国内地心怀向往。再者,“当时容国团已染上了肺病。父子俩商量,觉得只有在国内举国体制的环境下才能一边治病,一边练球。”夫人黄秀珍回忆道。

  在1956年底,容国团向广东省体委递交了一封申请书,请求报效祖国。他回国效力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香江。街坊特地摆设了几十桌酒席为容国团饯行。1957年11月1日,容国团背着简单的行装, 迈步走过深圳罗湖桥,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从回国第一天起,容国团就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特殊照顾”。他当时每月的工资是86.5元,这在运动员中是罕见的。“几乎每天给他炖一只鸡补身体,国家体委特意为容国团制定了详细的训练计划。” 黄秀珍回忆说。没用多长的时间,他的体质增强了,更壮实潇洒了。而他的技术进步更快,因抽、杀、削、吊、拉、搓、推、挡样样精通,他被誉为“八臂哪吒”,水平达到了运动生涯的顶峰。

  一年后,在中国乒协确定的多特蒙德世乒赛11人参赛名单中,容国团的名字赫然在目。但谁也没想到,最后拿冠军的会是他!

  世乒赛受到了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格外关注,周恩来、贺龙几乎每天都要亲自过问比赛情况。巨大的压力下,容国团从容杀进男单决赛。

  决赛的对手是匈牙利老将西多。中国人从来没有离冠军梦这么近过。赛前,容国团喊出了那句“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著名口号!

  容国团淋漓尽致地发挥了机动灵活的优势,以剑走偏锋的“小路球”创造了奇迹。“他头脑非常清楚,左右开弓,把已经36岁、体重180多斤的西多调动得气喘吁吁,根本发挥不出技术优势。” 当时也在现场的乒球名宿邱钟惠回忆说。

  这是中国体育史上最具标志意义的事件之一。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中国,在鸦片战争后的一个世纪里,因封闭和贫弱而长期无缘世界赛场,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又因政治因素遭遇了西方的敌视和孤立。而这一刻,容国团用他“搏”出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启动了一个民族情感爆发的阀门,用体育语言向世界传递出一个最重要的信息——

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