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人生就是搏

当前位置: > 凯时人生就是搏 >

一个职业赌徒成为掌控整个朝堂的掌权者到底有何捷径

时间:2022-09-22 12:39    作者:admin     点击:

  从小子我搜罗来的资料看,魏忠贤是个什么玩意呢?一个职业街头赌徒,反正啥样他啥样,他和一个样,他对礼义廉耻这种事,从来不当回事。

  魏忠贤,原名魏尽忠,生于隆庆二年(公元1568年),是北直隶河间府肃宁县(今河北省肃定县境内)人。

  魏尽忠的父亲魏云卿是戏剧演员,母亲侯一娘是杂耍艺人,这两个职业要是放在今天,那是相当吃香,比娱乐圈的明星差不了多少,可是这两个职业在明代却不咋的,比农民好不了多少,可不管怎么说,也是艺人。

  三岁看到老,魏尽忠这个人打小就特别奇葩,他认为读书学习太伤脑筋,到了七老八十,很有可能会得老年痴呆症;坚持体育锻炼太过劳累而且危险系数相当高,有可能一不小心摔一跤,就弄出个半身不遂,成了植物人,还不如赌博来的实在。

  扎金花、麻将、色子、牌九、斗鸡、斗狗……凡是跟赌博有关的,他都无所不爱、无所不玩、无所不通。

  此时魏尽忠所谓的伟大理想,当然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过上那种舒服得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生活。

  魏尽忠运气不是很好,每次在赌桌上就只有输的份没有赢的份,不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把竹篮子赔进去了,真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没有过多长时间,魏尽忠就把他父母魏云卿、侯一娘留下的那点微薄家产给输光了,还欠了一的债。

  债主天天追着他要债,可是魏尽忠身无分文,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更不用说还债了。

  魏尽忠欠下的赌债利滚利,雪球一般的速度,打死他也还不上堵不住这个窟窿了。

  放赌债的那都是什么鸟呢?那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处理问题一直简单粗暴,见魏尽忠不还钱,马上就拳脚相加,并且见一次打一次,打得魏尽忠鼻青脸肿、遍体鳞伤,躺在床上休息了数个月,才能下地走路,差一点瘫痪了。

  事已至此,为了从此以后不再挨打,为了从今以后过上好日子,魏尽忠只能不讲情分,牺牲自己的女儿了!

  杨六奇,我这便宜女儿是充话费送的,以后就麻烦你多了,蜡烛木马皮鞭啥的,不用给我留面子!

  纳尼?善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活久见!三观尽碎,有没有?还有这么禽兽的操作吗?完全不顾道德伦理廉耻,突破人类认知底线!人家坑爹,你专心坑妻儿,多少年,不改初心,渣男,世纪大渣男!

  魏尽忠不但没有伤心,反而还有点高兴,真正做到了“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对魏尽忠来说不就是一个女儿吗?反正迟早都是别人的人,晚送不如早送,用得着这么伤心吗?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功能还齐全,什么时候要孩子,就什么时候有孩子!

  行了,目前的危机,终于解决了!得,这闺女,算是白养活了!感恩女儿,啥也不说了!

  魏尽忠还了赌债以后,还剩了一点钱,魏尽忠马上将这点资本投入了意义重大又有前途的赌博事业当中。

  对,魏尽忠就是这么的始终如一死性不改不要脸,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要赌博就要赌博到底的精神!

  通常来说,委屈和不满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势必要发泄出来的,否则这个人就可能被活活憋死。

  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如果不能久伴,就别在中途停留!冯氏含着眼泪逃离了魏尽忠的家,改嫁去了。

  冯氏逃了也对,不然说不定哪天魏尽忠又欠了赌债,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他老婆冯氏拿去卖了。

  在魏尽忠看来,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这么年轻,又长得英俊潇洒,还愁将来没有女人吗?

  魏尽忠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兜里有一块钱绝对不花九毛,控制不住自己呀,情不自禁啊,魏尽忠白天在赌桌上厮杀,夜晚在秦楼楚馆、花街柳巷鬼混。

  魏尽忠啥家庭,家里又没有矿!!他卖女儿还了赌债剩下的那点钱哪里经得起他的花销啊!几天下来,魏尽忠又变得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了。

  更糟糕的是,每天都有数名身强力壮、凶神恶煞的打手跟着他要债,不还就是一顿暴打,打得他满头是包,满脸是血,打得他痛不欲生,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配方还是原来的配方,味道还是熟悉的味道,魏尽忠彻底绝望了,急得想哭,别这样,我打小晕血!

  写到这里,请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魏尽忠,你有这个恒心,有这个毅力,你干点什么不行啊?

  在拳加中,魏尽忠一直在思考一个高深的哲学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只要丢掉这点东西,自己就可以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自己就可以去从事大明时期非常有前途的工作,那就是当太监。

  魏尽忠的志向很远大,郑和、王振、汪直、冯保、刘瑾就是他此时的偶像。我一定以你们为榜样,努力活成你们的模样!

  是吗?这还真是很伟大的志向啊!魏尽忠这次不仅仅不要脸了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

  相信我,魏尽忠是认真的!魏尽忠连女儿都卖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让我们真心的祝福魏尽忠能够继续奋发图强,在太监这个职务上干出一番大事业,最好能够得到什么“葵花宝典”、“辟邪剑谱”之类的武功秘籍,这样魏尽忠以后就不用害怕在输了钱以后再被人海K了!

  魏尽忠马上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似乎踏出这一步有大大的难度,自己连请匠的钱都没有。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没钱的人生真是太特么艰难了!看来魏尽忠是彻底没救了!

  所以说做人一定要未雨绸缪、曲突徙薪,也就是说,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有预见性,要制定工作目标!

  很显然,摆在魏尽忠面前的只有这条路了,魏尽忠脱身心切!他不能再拖,他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奋力一搏。

  男人就该对自己下手狠一点!露出赌徒本性的魏尽忠充分发挥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他找来一块白布,塞在嘴里,用家里的菜刀就把自己身上多的那点东西给切掉了。

  我们在此不得不对魏尽忠竖起大拇指,当时的医疗条件又不发达,伤口很容易感染,并且没有麻药,真的很难想象,魏尽忠需要忍受多大的痛苦啊!可是魏尽忠却做到了。

  历史告诉我们,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不管是流芳百世的名臣贤相还是遗臭万年的奸臣逆党,他们都有一种常人不具有的勇气与精神。

  其实在大明时期,太监这个职业是相当吃香的,丝毫不逊于今天的政府公务员这个职业,报名的人非常多,一年就几天招人,去晚了连队都排不上了。

  紫禁城里招太监,跟今天大多数的职业招聘一样,都是有年龄限制的,而招聘太监最合适的对象就是小孩,小孩不但听话、好带,而且老太监还可以认他们为干儿子。

  虽然说我国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结婚比较早,十三、四岁都结婚了,但是魏尽忠年龄却比较大了。

  按今天划分人的标准,魏尽忠都已经迈入成年人这个阶层了,魏尽忠当时已经二十岁了!他这年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都为他着急!

  魏尽忠钱也没有了,又被了,却当不成太监,成了社会闲散人员,形同乞丐,惶惶不可终日。

  讨饭打短工的生活给了魏尽忠苦难,也给了他收获,让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清楚了人生的“价值”。

  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穷困潦倒、身无分文的魏尽忠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内廷隶属司礼监掌管东厂的太监孙暹的府上打工,当马仔,做着跑腿传话的活。

  就在这一年,魏尽忠决定改一个名字,从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他将名字改成了李进忠。

  李进忠每天兢兢业业、勤快得像上个世纪旧上海有钱人家的老妈子,生怕来之不易的工作飞走了。

  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二十一岁的李进忠在孙暹的举荐下,终于进入了皇宫,干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职务。

  李进忠命运的车轮就要渐渐变轨了,在不久的将来,他将迎来一生中最高光的时光!

  李进忠年轻小伙,思想活络,他经过长时间的访问、查询与熟悉,认真分析形势并预测未来的时局,他判断朱翊钧驾崩后,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就是朱常洛的大儿子朱由校。

  李进忠认为要想获得荣华富贵,要想飞黄腾达,就必须接近朱由校,搞好与朱由校的关系,将来自己加官进爵、飞黄腾达还不是朱由校的一句话。

  可是李进忠现在还是甲字库一名身份低微的小太监,不要说接近朱由校,就是看朱由校一眼都非常困难。

  李进忠决定退而求其次,既然接近不了朱由校,那就搞好与朱由校身边人的关系。

  反正将来他们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以后,也不会忘记自己这个与他们关系要好的人,也会分自己一点好处,虽然比较少,但是总比没有强。

  李进忠选中的目标是乾清宫管事太监魏朝,这倒不是因为魏朝职务高,跟朱由校关系好,而是因为魏朝的老婆是客氏。

  客氏全名客印月,也有人认为全名是客巴巴。客氏可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不仅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艳动人,而且还是朱由校的奶妈,是朱由校身边的大红人,也是宫中众多太监与宫女尽相巴结的对象。

  李进忠省吃俭用,把每个月那点微薄的工资凑起来,送给魏朝,并充分运用他天赋异禀的拍马屁功夫猛拍魏朝的马屁,不爱听的坚决不说,爱听的可着劲儿说。

  魏朝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被李进忠哄得晕头转向,好像自己就是天王老子,高潮一波接一波啊!

  魏朝也不是个忘恩负义、六亲不认的人啊!既然李进忠那臭小子这么尊重他,这么会逗他开心,那就帮帮李进忠那个臭小子的忙,给他点好处。

  魏朝向司礼监秉笔太监刘安引荐,让李进忠去专门负责朱由校母亲王才人的典膳,也就是负责王才人的食物供应。

  这样李进忠就能够轻而易举接近朱由校,就可以运用他的独门绝技讨好朱由校了,那自己的未来,不就是前程似锦、锦上添花吗?

  李进忠在魏朝的大力扶持下,由一个级别最低的小太监成为了一个有一定地位的太监,混得风生水起,日子一天好过一天,生活质量有了飞的锐变。 俗话说站得高,望得远,李进忠嫌弃钱少,埋怨活累,决定把目光看远一些,再远一些。 李进忠要用双手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李进忠认为能够现在帮助自己实现理想的人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朱由校的奶妈客氏。

  虽然客氏是李进忠的上级兼大恩人魏朝的老婆,但是对李进忠这种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唯利是图的卑鄙小人来说,“朋友之妻不可欺”这句话,显然用在他身上不合适,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与抱负,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即使名花有主,他也要移花接木。 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那还等什么,干了再说! 畜生,快放开那女的,让我来! 要在江湖混,最好装光棍! 泡妞,跟开车,游泳一样,都属于技术范畴里的学科,这可是李进忠的强项!撩妹达人,不服不行!

  李进忠把每个月的工资都凑起来,再去买一些金银首饰、胭脂水粉送给客氏,以讨客氏的欢心,再加上李进忠能说会道,俏皮话一套一套的,又英俊潇洒,比魏朝那个糟老头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年轻人总是讨人喜欢的,李进忠也不例外!完了,一眼就沦陷了,确认过眼神,你就是对的人!

  客氏简直是平地一声雷焕发人生第二春啊!没有经过丝毫的考虑,就做出了一个英明而又明智的决定,那就是抛弃了魏朝,与李进忠鬼混上了。

  俗话说“破锅自有破锅盖,和尚自有尼姑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进忠和客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读者朋友们,要知道渣男毒女彼此相爱,那就是为民除害啊!

  魏朝,头顶一阵绿光,绿到你发慌,那我还对不起喽!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我连女儿都敢卖,无所畏惧。

  朱由校的母亲王才人在朱由校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朱由校就只有由奶妈客氏抚养长大,可以说客氏就相当于朱由校的母亲,再加上所有的男孩子都有恋母情结,朱由校与客氏的感情很深,关系相当融洽。

  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当上皇帝还没有满十天的朱由校就迫不及待地赐封客氏为“奉圣夫人”。

  客氏这个女人十八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乡保定府兴县,离开了情深似海、伉俪情深的丈夫侯巴儿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侯国兴进入皇宫成为了朱由校的奶妈,侍侯与服侍朱由校。

  客氏在皇宫待了一年以后,就得知了丈夫侯巴儿离开人世的消息,尽管如此,客氏也没有回家为丈夫侯巴儿守孝。

  相对而言,李进忠被封官则就“名不正而言不顺”了,朱由校在赐封客氏为“奉圣夫人”的同时,也提拔李进忠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并且允许他恢复原姓,并且亲自为他改名为忠贤。

  朱由校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魏忠贤与朱由校的奶妈客氏关系很不一般,用今天比较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魏忠贤是客氏包养的情夫,是一个吃软饭上位的小白脸罢了。

  这个事例也可以用来证明“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杰出的女人”这句话的正确性!

  就这样,魏忠贤付出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成功,成了不劳而获的典型,创造了奇迹!

  司礼监秉笔太监,是内廷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要职,地位非常高,油水特别多,非皇帝心腹不授。

  简单地说,司礼监秉笔太监就是负责将满朝文武的奏折转呈给皇帝或者帮助皇帝在奏折中签字,大致相当于今天的秘书工作人员。

  魏忠贤既没有进学校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也没有自学的那种意愿,可以说是个名副其实大字不识一个的大文盲,他怎么可能有办法胜任这项文学性与艺术性相当高的工作呢?

  魏忠贤找到了两个读过书的太监王体乾和李永贞,让他俩将奏折上的内容念给自己听,然后再让他俩将自己的意思写到奏折上去。

  王体乾当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职位比魏忠贤高多了,可是由于魏忠贤的情人客氏是朱由校身边红得发紫,紫得发黑的首席红人,谁得罪了魏忠贤就等于得罪了客氏,保证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魏忠贤就变得挺悠闲的,上班就是开开小会,看看小报;下班就喝喝小酒,打打小牌,快活似神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咨询中心